是劉漂亮吖

杂食,伪装者所有cp

双毒衍生pwp官能大污|【好喜双燕】徐安X纳善

格仔:

Cp:徐安X纳善


等级:nc-17


预警:官能大污、自愿性施虐受虐、双黑


初遇-《大善人》,点


故事发生在《碧血饮》后,但是福康还嘚瑟着,点看《碧血饮》


鎏金菱藕我找不到实物,我真是忧伤死了,那么好玩的东西~~(泥奏凯)


 


大家不要问我怎么知道那么多奇怪东西的请不要问我了


靴靴大家~靴靴~


 


中秋后还回暑,燥气着草木都褪黄蔫耷,徐安捻了湿帕子掩鼻在玉珏轩廊庭里候着,都一个多时辰了,乾隆那老儿折腾的动静不减,如今当了福贵人的福分真真是如鱼得水。


 


宫里多少主子旁侧里清冷,怕极守着寒凉灯豆过夜,这不徐安呷一口茶,往玉珏轩门前一站,十数替主子相风的宫女太监咕啰啰凑过来,到把他也当万岁爷般待着。


 


“啊呀徐公公,老祖,皇上今晚会了使节,纯嫔娘娘备了醒酒汤和胡仁豌豆酥给皇上醒酒,您看…是不是把纯嫔娘娘的牌子排得惹眼些…”


 


“徐公公您得念着庆贵人的好,去年您师傅图公公害痨,咱庆贵人可是出动了马、梁大人两位大国手给治好的嘞。”


 


徐安拧着眉烦透了这些主子威吓讨宠的模样,主仆颠倒只为承皇帝一夜欢,既可恨又可怜。


 


“候着吧,如今福贵人新好欢登,皇上一时半会儿离不了,我也没法子。”徐安在肚中盘桓几句话,向几个妒性烈的主子的小刻意放了话:“除了初一十五,一个月里有二十日皇上都宿在了玉珏轩,我都快忘了养心殿长什么样了,也不知底下的孩儿有没有好好掸尘搽灰,你说万一皇上兴起了返去,唤哪位娘娘侍寝,我这面子往哪儿搁,搞不好连小命儿都没了。”


 


说罢他弹手,一副灰溜面,另几个小的面色不好看,“徐公公,要不咱在这看着,您回养心殿好好拾掇拾掇,会使节伺候时给咱主子美言几句…”


 


一个挨个儿鼻子起痦的小太监把雪白晃眼的银锭拱到徐安怀里,抱拳福身央着,徐安心喜,知道福分独宠沾贵的恶行行将扰得后宫腥风血雨,便扯风趿云细碎了步子挪去了养心殿。


 


脚落了养心殿,徐安心虚,半月前和纳善鸾好迷糊说的话,也不知道小东西作不作数,他假假掸着龙床上的绸褥,几个小太监相了还觉奇,徐安不等他们问便抖落:“晚上皇上回殿里歇息,你几个还不赶紧利索着点。”


 


“是是…”督公公发话了谁敢不听,内宫里除了得宠的小主,皇上身边贴最近的可就是徐安,小的劳动起来,鸡毛掸子墩布舞得像模像样。


 


徐安心里油生出一般痛快,那是之前从未有过的,后来他掐着大腿内唾,怎么染了纳善那副子喜权昂威的习性。


 


一个小太监东搽搽西拂拂,漫不经心跟脑力飘着风似的,做事赖心,徐安气不过,拂尘狠抽在他背上,顿时咧豁斜长血口。


 


“你个贱骨头,做事这般敷衍,也不怕万岁爷把你剁了喂狗吃!”喝罢徐安还欲抽,那小的挪膝伏到他跟前,缓缓抬首。


 


“徐公公…小的不懂事,可不就是骨头贱…”


 


纳善穿着灰蓝葛布箭衣,没顶戴的帽下一双咧红眼似杏如柳叶斜斜睨,汪潭满水洇着眼尾,抽吸了鼻嗫喏,饱润的唇口带笑如无常掌里持的赤练,把徐安的魂都勾走。


 


几个小太监吓得定在房内,细尘扬得各处都是,徐安挥挥掌,“瞅看什么,耽误了清洁,我连你们也罚!你个贱骨头,跟我到别处去领罚,今儿不把你骨头打散,我就不姓徐!”


 


徐安拎着纳善辫领一路吼叱,时不时持拂尘拂扇他的面,太监宫女的嗯唔缩瑟,谁都不敢近了气势虎野的督公公,几个心善的在一旁还为徐安爪下的小太监祈福,可谁知道他们督公公掌下的是一品朝臣。


 


“你不要命了,竟然真躲到了养心殿,叫昏君发现了,我俩都得死!”徐安震怒眦目,啃齿嘶嘶地将纳善搡到燕喜堂的榻上,纳善爬蠕,呵哈了气,连发都散落。


 


徐安恼了也不相他,可听了纳善半吊了嗓嗯哼哼地靠贴到他身上,他又忍不得,“我把你养得不够满嚒,到处给我惹事!”


 


只见纳善撅臀把他扣到榻边,面蹭着徐安纤凸的颧吐气,“哎,福分进宫当了福贵人,给我脑门抹绿,福康个狗趴子这回升仙做了狼,我哪儿敢狂,皇帝老儿这些日子去哪儿都不带我,该是嫌我膈应,连你都难见。”


 


再难也要见你


全文8975


后面还有这俩带着皇帝逛窑子的~


我~我不解释


我就是,变态!


WB


AO3


求评论宝宝们


求评论


像爸爸那样奶奶我~呜哇

评论

热度(1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