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漂亮不漂亮关我什么事

杂食,伪装者所有cp

【谭赵】男科医生的烦恼(全)

凑流氓和小傲娇,2333

花如森:

之前碎碎念说真得不知道写小说的意义是什么,想了想意义大概就是我自己一边写一边乐呵呵的笑吧。不过碎碎念都会被我转自己可见,好多回复超精彩真得对不起大家,不过觉得碎碎念很丢人就会转自己可见啦。


第一次写谭赵啊。


是谭赵啊……哈哈,在路上敲着玩的。脑洞堵不上了。你看启平我还是爱你的。


今天碎碎念就这些啦。感觉五月我写得文章没有太多哎,你们觉得呢?都怨你没有点赞哦。哈哈哈哈哈。晚安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男科医生的烦恼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 阿森


在六院当了五年骨科主任后,赵启平医生决定自己出去单干。


他在巷子里租了间二层小楼,装修一新,很快启平骨科诊所开业纳客了。


可当他给第三个崴脚的老太按摩完香港脚后,抬头看对面那拔地而起的渤海不孕不育医院突然感到很惆怅。原来在这样的年代,只有打胎的和治疗你好我好大家好才能赚到钱啊。


经过深思熟虑后,小赵医生决定转变经营思路,盘活诊所效益,第二天,诊所招牌换了:启平男性病诊所。


雇了些老头老太太在门口吹吹打打一番,小赵医生喜气洋洋的往门口摆一巨大的广告牌,上书:启平专科,重振雄风,让男人更大更强,从此抬头挺胸做男人!


他拍了拍手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无论病,性病,男性病,都是治。能难得倒我们的留洋医学博士么?


“兄弟,你怎么站不起来了?也许该换个老婆了……开玩笑开玩笑。来,拍照交钱取药三步走。”
小赵医生凭借着专业的手法,亲切的态度,低廉的收费,倒是在渤海不孕不育医院的包围下杀出一条血路。


”还是这个赚钱啊……“小赵医生满脸喜气的数着今日的营业额,抬头望了望外面墨色的天空,下雨了。刚才来了个六十岁的大爷一直咨询生二胎,比起胯下的问题赵医生觉得他老寒腿更严重,开了点消炎药总算给打发走了,都这个点了,他决定索性在诊所里凑合一晚。


他在沙发上给自己砌了个暖和和的被窝,扑上去悠哉悠哉的看起了闲书。


外面风雨大作,室内交响乐悠扬。小赵医生正惬意着,门口突然传来发动机的巨大轰鸣。他掀开窗帘一看,好家伙,保时捷。


也是,毕竟看男科这样的事情对正常男人来说面子上过不去,深夜造访也有可能。看这车子,是个大单子,赵医生速度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套上白大褂,被子一卷扔进沙发后,所有动作一气呵成,所以当那男人推门进来的时候,小赵医生已经笑盈盈的坐在桌边:“你好,欢迎光临启平专科,有什么可以帮您?”


男人急匆匆进门来,脸色苍白,竟有些狼狈。


赵启平抬头一看,好英俊的男人!尤其那一身棉麻衣服和定制的鞋子,还有那手腕上价值不菲的手表,无一不透出我是土豪我真的是土豪的气息。


赵医生了然于心的舔了舔嘴唇。人到中年的有钱人,不举的原因无非是养二奶被正房捉奸在床吓得,要不就是天天忙生意累得。他搓了搓手,像盯住猎物的大灰狼,今天不卖你三十八瓶进口伟哥,我赵启平跟你姓!


男人有些戒备的看着他,脸色阴沉的开口道:“你是大夫?”


“叫我赵医生就好。”赵医生殷勤的站起身来把男人引进屋里。


“大夫,我……”男人似乎有些难以启齿,脸色发白。


“你什么都不用说,都是男人,我懂你的难言之隐!”赵医生用手指按住男人的嘴唇,关切的摇了摇头,示意他不用多说,医生感同身受和上帝一样永远同你在一起。


男人被赵启平按在桌边坐下,赵启平笑笑在另一边坐下。


“姓名,年龄?”


“谭……谭宗明,三十八。“男人咬着嘴唇缓缓道。


“恩,正是力不从心的时候。”小赵医生抿着嘴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。


“不是,大夫我……”


“能举起来吗?”小赵医生打断谭先生的解释,谁都不想的,没关系我们有病治病。


谭宗明似乎被问愣了,又紧咬着嘴唇道:“举不起来。”


“恩,正常,大哥你放宽心,在我这里看过之后一定能举起来!”小赵医生继续信誓旦旦。”什么症状……“


“疼……“谭宗明从牙缝里挤出一个词。


“疼?疼可不是什么好兆头。来,裤子脱了我看看。”小赵医生带上手套一把摸上人家的下体。


男人似乎被吓了一跳,一下子站了起来,把凳子都带翻了,踉跄着向后退去。


“唉唉,都是男人,你不要害羞,来来来,大夫给你看看。”小赵医生举着带着手套的双手缓缓逼近男人,病人心理负担很重嘛,这时候快速果断很重要。


男人被逼着一步一步后退,退到无路可退,他脸色煞白,一屁股坐到了诊疗床上。


小赵医生一看抓到机会,嘿嘿嘿扑了过去,一把拉下人家的裤子。


“救……救……”男人推拒着,死命抓住裤子,一翻白眼昏了过去。


“哎,看你害羞的。“小赵医生拉下他的裤子,让人靠着他的肩膀,仔细看了看他要检查的部位,啧啧感叹道:”哥,你这挺大的,站不起来挺可惜……哥……?“


突然小赵医生觉得有什么东西汩汩的冒出来,沾上了他的白大褂。


他慢慢低下头,看到自己满身是血。


“我还什么都没干呢……咋大出血了?”小赵医生睁大眼睛退了一步,男人竟然缓缓向前倒去。


他的外套下面不停的涌出鲜血。


小赵医生一个健步冲上去,把他推回床上躺下,拉开他的外套,这男人竟然中了枪伤!


怪不得他一直脸色发白,咬紧嘴唇,原来他说举不起来的是手臂。


这下赵医生彻底懵逼了,可作为医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。他迅速脱下男人的外套,用手术刀扩大创口,清理皮缘。然后显露出伤道切除了坏死和失活组织,最后用镊子夹出了弹头后做引流和缝合。


一切处理好了,赵医生已是满头大汗。可男人似乎出现了术后的应激反应,发起了烧,呼吸也不稳,没有呼吸机,必须进行人工呼吸。平时做男科检查,对于医生来说那就是些大香蕉,可这可是跟个大男人嘴对嘴。


赵医生进行了一番心理斗争,算了,救人救到底,他低下头吻上男人的嘴唇,把空气渡给他。


做了几个来回,累得够呛,可男人看起来总算是缓过了气。


他用自己的被子包住男人,拨打了急救电话,他必须尽快到正规大医院进行治疗,还没等到急救车,门外突然人声吵杂起来。“是这里,是这里,老大的车子在外面停着呢。”几个膀大腰圆的黑西服男人踹开门涌了进来。


“你们要干什么!”这男人受了枪伤,该不会是仇家寻上门了吧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正义感,小赵医生举起了手术刀,挡在男人前面。


“闪开。”几个男人一把推倒瘦弱的赵医生,把男人抢走了。


“哎呦。”撞到了桌角的赵医生扑在地上捂住额头,今天是不是有点多管闲事过头了啊。他望着几个大男人扬长而去的方向。“谭宗明,你自求多福吧,我真打不过他们,哎呦哎呦,好疼。”


 


 


 









太阳东升西落,小赵医生的男科诊所照常营业着。


过了好久,赵医生偶尔还会想起那晚见过的男人,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?是死是活?为什么会中枪呢?


他摊开报纸,咬上全麦面包,他看着看着突然瞪大了眼睛,等等,这个在挥手的男人不是那晚受了枪伤的男人嘛?


小赵医生咬住面包,举起报纸,展开,摊到最大,果然是他!谭宗明!下面是男人的介绍,原来这人是福布斯排名前几的著名企业家啊,报纸日期是今天,说的是他参加一个活动的事情,说明他应该没事了,自己竟然无意救了掌握上海经济命脉的男人哇。


“谢谢你救我。”低沉好听的男声突然响起。


赵启平咬着面包,慢慢放下挡在脸前的报纸。


报纸上的男人穿着一身合体的西装,正站在自己面前微笑着。


“你……”小赵医生张大嘴,面包就啪叽掉了下来。


“托你的福没事了。”男人笑得很好看。


“没事就好。”小赵医生赶紧站了起来,在裤子上擦了擦手局促道。


“我的保镖说,你为了保护我还跟他们奋勇搏斗来着?”男人望着小赵医生额头上的红痕,笑意更浓了。


“那些是你的保镖?那最后还是没打过……嘿嘿……”小赵医生露齿笑了起来。


“赵医生,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你啊。”男人弯下身子靠了过来,他笑眯眯的靠得如此近,这次换赵医生脸红着不住往后退。


“要不……”


“怎样,你说……想要什么报答……”


“你买三十八瓶伟哥吧!”小赵医生终于脸红着呐喊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。


没想到会听到这个回答,谭宗明竟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赵医生啊,那个东西我可用不到。”


赵医生又想起自己那天晚上硬逼着人家做检查,小声咕叽道:“现在用不到,总有一天要用嘛。”


 “上次不是被你强行看光光了?我需要不需要这个,医生你还不知道?”男人越靠越近,灼热的呼吸喷在赵医生颈侧。


“外在表象……内里不检查……不知道……”小赵医生退到桌边了,被人挤得只能坐到桌上。


“内里还是试过才知道。”男人双手撑在桌子边,把小赵医生环在臂弯里,笑眯眯盯着他的眼睛。


“你……你看什么……”小赵医生被他盯的发毛。


“看你啊。”


“看我干嘛……”


“好看呗。”


“你你你……”小赵医生变成了跳脚的兔子,他这是被个病人给调戏了?


“我也是一分钟前刚刚发现的。”男人舔了舔嘴唇,直起身子,退了一步。


“总之我们谭家的家训就是有恩必报,必要时候可以以身相许,让我报答你吧,小赵医生。”


以身相许是什么鬼!?


小赵医生跳下桌子准备反驳,男人却摆了摆手,大笑着走了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


从那天开始这个掌管上海经济命脉的男人带着他那些黑衣大汉,开始了二十四小时的报恩生涯。


“大夫,我……”一身局促的农民工屁股上似乎安了弹簧,坐下起来,起来坐下。


赵启平满脸带笑,可手下却使了劲,把他按在座位上:“每个人……都有……难言之隐……你不用害怕……慢慢说……”


农民工看了看周围一圈带着墨镜的黑衣人,颤抖着双手把兜里的所有钱都掏了出来放在桌上:“大夫,我只有这么多了……饶命啊……”


“哎,不是,你还没说病情……”望着落荒而逃的病人,赵医生无力的伸长手。


他看着桌上那堆零钱,转过头怒瞪谭宗明派来的那群墨镜男,可人家一个个的没事人一样目不斜视站的笔直。


“你们老板这是报恩啊,还是害我啊!”小赵医生委屈的吼道。这些门神一样的保镖站在这里,谁还敢来看病啊。


“启平,上午工作结束了?来,陪我吃个饭。”说曹操曹操到,掌握上海经济命脉的谭总带着一堆人笑呵呵的迈了进来。


他拍了拍手,身后的人鱼贯而入,收拾桌子的,铺桌布的,摆放碗盘的,不一会就把诊所布置成米其林三星的用餐环境,谭总殷勤的把椅子拉开,把小赵医生按到座位上,自己坐到对面,惬意的开始吃午餐。


“你能不能让你这些墨镜男离我远一点啊,我要怎么做生意啊!”小赵医生吃着吃着放下了刀叉,他现在哪有胃口吃澳洲西冷牛排啊,他一边抱怨一边拍的桌子震天响。


“生意不好?没关系,明天我给你介绍生意。”谭总突然抬起手伸了过来,摸上小赵医生的脸侧。小赵医生吓得往后躲去,男人眼疾手快的从他嘴角边摘下块面包渣,不满道:“一上午摸了几根鸡鸡了,我摸摸脸都不行?“


小赵医生张大嘴,看着对面撅着嘴嚼着牛排的男人,这是神马意思啊!他天天来这里吃饭又是神马意思啊!说我好看又又又又是神马意思啊!现在这是吃醋了嘛!


小赵医生脑袋上蹦出个长角的小黑人,一叉子插到他的额头,道:笨蛋,他这是在追你啊!


不一会又跳出个长翅膀的小白人,嗡嗡飞来飞去,道:我最讨厌鸡鸡啊,每天要看那么多,不想晚上在被窝里还要看啊!


两个小人正打架呢,对面的罪魁祸首毫无知觉的笑呵呵道:“不过,最近似乎是被我养胖了。”


胖?哪里胖?我才不胖好吗!小赵医生抓住头发摇晃着脑袋,把那两个该死的小人赶出脑海。


第二天一大早,小赵医生刚开着他那小两厢轿子到巷口,就看到那巷子里排着整齐的人龙,他诧异的挤了进去,原来队伍的最前头正好排在他诊所的门口,那个掌握上海经济命脉的男人冲他一摊手:“赵医生,这是我们集团所有的男员工了!”


说完还爽朗的大笑起来,拍了拍身边眼镜秘书的肩膀道:“小王啊,最近夫妻生活质量怎么样啊?让我们小赵医生帮你看看!”


“你这是要干什么……”小赵医生歪着脑袋,望着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男人队伍,一副吃了王八的表情。


谭总马上春申君附体笑道:“有我在,平儿永远有好生意做。”


尼玛平儿是哪位啊?!


 


 





 


有钱人了不起啊!都说我不喜欢下班后也要看到鸡鸡了!


小赵医生开着他那个小两厢从后视镜里往后面一看,他只要拐出巷子,后面那辆保时捷就会缓缓跟上。


他认命般一档缓行,那顶配的保时捷竟然也缓缓跟在他后头,身后无数车子拍着喇叭骂骂咧咧超车过去了。


他咬牙踩上油门,车子箭一般窜了出去,保时捷也踩了一脚油门,一下子窜到他前面去了,后来很不好意思又慢了下来,似乎在等他。


“啊,气死了……”小赵医生呸了一口,拐弯,停在城中最热闹的酒吧门口。


下了班就要好好玩,好好玩,好好玩啊!


小赵医生穿上最贵的一件开衫毛衣,在舞池里疯狂的舞动着,不要再追我了!不要再追我了!我真的不要下班后还要看鸡鸡!他看到漂亮妹子就过去搭讪,邀请人家喝上一杯,这一晚上估计花费不菲啊,没关系!爷喜欢看妹子!爷高兴!


当小赵医生左手搂着一个妹子,右手也搂着一个妹子,勉强从兜里掏出卡结账的时候,侍者笑眯眯道:“赵先生,不用您结账了,谭先生说您随便玩。”


一听到阴魂不散的谭先生,小赵医生一瞬松开妹子,吼道:”他算老几,他说随便玩就随便玩啊。“


“他是我们老大啊。”


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这家老板绝对不是谭宗明啊赵医生又懵逼了。


“刚刚。”侍从继续笑眯眯,有礼的把赵医生的卡递了回去。


谭宗明竟然为了他买了一家酒吧,这下小赵医生彻底懵逼到底了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他在追你。小黑人又使劲叉上赵启平的额头。


不要鸡鸡,不要鸡鸡。小白人又开始嗡嗡。


“滚开!”小赵医生用力拍上自己的额头。


“平儿喝多了?开始自己打自己玩了?“身后又传来好听的男低音。“今晚玩得开心吗?”


小赵医生一瞬间噘起了嘴,怎么又跟来了。


“不要跟着我,你走!”小赵医生不肯回头,加快了脚步,怎奈何刚才喝多了,脚下就像踩了棉花,一路走出了个S线。


“我是在走啊。”身后那人笑盈盈,竟然跟着他走着S线。


两人一前一后,在月光下走着。


“你干嘛老跟着我。”小赵医生恨恨道。


“因为我想跟着你呀。“


小赵医生突然转过身来,借着酒劲破口大骂:“你说你是不是个变态啊!白天跟,晚上跟!我走到哪你就跟到哪,我不喜欢臭男人!每次看到你跟来都觉得很恶心啊!“


其实也没有很恶心的……小赵医生不知道自己借着酒劲怎么冒出来这样的话,一瞬间他心虚的低下头不敢看对面的男人。


“恶心?”对面的男人愣了,喃喃重复道。


“也……不……唉唉。“话还没说完,男人突然抬手捏住小赵医生的下巴抬了起来。


两人近得可以感受到彼此温热的鼻息。


男人捏着他的下巴,缓缓道:“这样是不是更恶心了?“


赵启平被他捏疼了,委屈的想躲,都说了也不是了。


男人却不肯放过他,抬着他的下巴,用从来没有过的冰冷语调道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跟着你,为什么在你身边安排人手吗?上次我中了枪伤是对家所为,你救过我,他们的计划失败了,所以他们一定会来找你麻烦,我是在保护你,是在防止你死得不明不白。”


“就这些?”赵启平从来没见过男人露出这样冰冷的样子,一瞬间心脏像被什么东西紧紧抓住。


“就这些,要不你以为还有什么?”男人松开手,退开,转身。


“你骗人!”赵启平冲着男人的背影喊道。你明明喜欢我!干嘛口是心非!你懂不懂情趣啊!我这是在欲擒故纵啊!我还要坐在保时捷后座上笑呢!你去哪啊!谭宗明你给我回来!


“我从不骗人。”男人越走越远。


“有!我说有就有!”小赵医生委屈地滚落豆大的泪珠。


“什么时候?”男人拉开车门上了车子。


“现在!“看着呼啸而去的保时捷,小赵医生蹲在地上,不可抑制的哭了起来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小赵医生坐在二楼用笔在报纸上划拉着。


这么晚了,没有病人,他也不想回家。


那张摊开的报纸上是谭宗明的巨幅照片,他给他画了三根鼻毛四颗假牙五个痦子又戳了六个大洞。


从那天开始,谭宗明果然不来了。有钱人就是忘恩负义,撩够了就跑,真是无聊。


再在脸上画七个肿瘤好了。


夜里很安静,只能听到笔划在报纸上的声音。


突然一楼的大门传来吱嘎的声响。


小赵医生竖起了耳朵,站起身来,冲黑洞洞的楼梯喊道:“谁啊?!您要看病吗?打烊了。”


没有回答,没有动静,什么声响也没有。


小赵医生害怕起来,谭宗明那天说得事情并非毫无道理,他抽出手术刀握在手里,站在楼梯口。“谁?!说话!“他又像给自己壮胆一般大声喊了起来,仍是没有回答。


小赵医生这才放下心来,一定是自己最近想得太多了,他转过身。可这时突然一股大力把他扑倒在地,冰凉的刀子贴上了他的脸,有人在他耳边恶狠狠道:“那天是你坏事的吧?”


“谭宗明!救我啊!”小赵医生本能的大喊起来,疯狂挥舞着手术刀。


那男人死命压着他,抬手去抢他的手术刀,正缠斗着。


“看来不用我救嘛。”黑暗里突然传来那个朝思暮想的声音。


我这是被人捅死了?怎么会听到他的声音?小赵医生贴着冰冷的地板,暗暗想着。


本来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一瞬间停了手,抬脚就要跑。


“把他给我抓回去,一直揍到说出谁指使他来的为止!”


“是!”不知之前埋伏在哪里的壮汉一窝蜂拥了上来。


下一刻,小赵医生就被人拉了起来,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
“没事吧。”谭宗明笑呵呵道,“我们藏了好几天,听你的不安排那么多人手,这才终于抓住了。”


小赵医生被男人抱着,听到男人这话,他缓缓抬起头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拿我当诱饵?”


“启平,你在说什……”


“你只是为了抓住射伤你的人才天天跟着我吧!现在抓住了!你可以滚啦!”小赵医生冲男人喊了起来。


“这么多天不见,你想对我说的就是这些?”男人又露出那个冰冷的表情。


“对!就是这些!”这么久我都快想死你了,你为什么不出现!为什么不出现!


“好,赵医生,我懂了。”男人慢慢道,放开怀里的人,挥了挥手,让手下跟上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
赵医生抬手捂住脸,我这是又……错失了在保时捷后座上笑的机会?


我真是个傻叉啊真是个傻叉啊。


还有那个扭头就走的更傻的傻叉。


你回来你回来。


我喜欢你啊。


【E.N….D.】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












就这么就完了?


当然没有。


当小赵医生顶着哭成兔子的双眼拉下诊所的卷闸门一回身的时候,突然撞上一个人。


那早该走了的男人立在门口,也是一双瞪得血红的双眼。


“这么久没见,你想对我说得就是刚才那些?”


“不然呢?”小赵医生抽着鼻子道。


“可我有好多好多话想对你说,这几天差点憋死。”


“你的保镖呢?这次不怕被人枪杀啦。”


“命就不要了呗,让他们走了,碍眼。“


“你为什么不走?”


“我在等你。”


“等我干嘛?”


“说了就想跟你说句话。”


“什么话?”


“你明明喜欢我跟着你干嘛说不喜欢!你明明喜欢我缠着你干嘛说不喜欢!你明明喜欢的是我!是我!”男人孩子气的喊了出来。


小赵医生张大嘴:“好自恋。”


“那我说错了?”男人凑了过来。


“你……”小赵医生脸红了,盯住脚尖。


“其实吧,我来是为了治病的。”男人又往前凑了凑,一本正经道。


这什么神转折?来治病?刚才那慷慨激昂的自恋和告白又是什么?自己又被他耍了?小赵医生咬牙切齿的抬脚想狠狠踩上男人一脚,对面的谭大老板却敏捷的躲过了。


谭老板身后正放着赵医生那引以为傲的大广告牌:启平专科,重振雄风,让男人更大更强,从此抬头挺胸做男人!


他双眼放光,一把拉过赵医生的手放到自己身下,舔了舔嘴唇道。


“大不大……”


“流……”


“赵医生真是妙手神医,这一摸真的大上一圈。”


“流……”


“其实,我得了这儿只有看到你才能站起来的病,医生你想不想看看?”


“流氓啊!”小赵医生终于扯着嗓子喊了起来。


却被对面的人一把抱起来,用嘴堵住了嘴。


“你不就喜欢我这个流氓嘛。”


原来想要在保时捷后座笑,取决于开保时捷的是谁喽。


 


【END】


 



评论

热度(158)